【蓝颜联盟】 游戏玩家创业交流网

搜索

且哭且笑且撕逼 那些我们曾经在宿舍开黑的魔兽

2016-12-6 14:09| 发布者: 18810654821| 查看: 309| 评论: 0

摘要: “我们来玩点能联机的游戏吧。”昨晚吃完没什么油水的外卖,我这么对合租的同事啊喵说,彼时他正奔袭在刷魔兽橙装的漫漫长旅中,把键盘拍的啪啪响。   “唔,要不算了吧,我还要打本呢。”   可能是怕直接拒绝影 ...

 

    “我们来玩点能联机的游戏吧。”昨晚吃完没什么油水的外卖,我这么对合租的同事啊喵说,彼时他正奔袭在刷魔兽橙装的漫漫长旅中,把键盘拍的啪啪响。

  “唔,要不算了吧,我还要打本呢。”

  可能是怕直接拒绝影响我们的感情,他略显犹豫的回答。

  虽然知道再强硬一点也能把他拉到《兽人必须死2》或是《求生之路》里一起感怀下逝去的青春,但我还是意兴阑珊的住了嘴。

  不知道是游戏变了,还是我们早已没有了当年在宿舍大呼小叫联机的心情,每当这种时候,我就特别怀念学生时代的那帮狐朋狗友。

 

这种情景,大概大部分男生童年都经历过

    我读初中的那个年代,《魔兽争霸3》还正火热,Sky还没有二连冠,网游刚刚开始在国内抬头,那时候每周最大的追求就是周五放学纠集一帮狐朋狗友去黑网吧打上几局WAR3

  作为暴雪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最成功的即时战略游戏,《魔兽争霸3》的的流行几乎和我的初中生涯息息相关。我从小便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所以和隔壁小胖发生言语乃至肢体冲突也是家常便饭。但与此同时,我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强壮的孩子,所以每每这种考验一个男孩尊严的冲突发生后,我都是被压在地上摩擦的那一个。直到《魔兽争霸3》开始流行这种情况才发生改变.

   “辣鸡才动手,有本事和我在神庙单挑一把,我随机!”

  在苦练了一段时间后,我这么对小胖说,当然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我在游戏里一波把他Rush掉,他站起来继续把我按在地上摩擦。

  尽管没有帮我在和隔壁小胖的战斗中取得实质性的优势,但苦练后的《魔兽争霸3》技术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些颇为幼稚的内心优越感。

“失落的神庙”是当时我们最喜欢玩的一张对战地图

虽然年纪不大,但彼时我们一群初中的小屁孩还是沉迷在即时战略游戏操作和战略的艺术中不可自拔。于是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向同龄人约战,然后用自己上课时偷偷在《大众网络报》上学到的战术来推平对方家里的一切。

  “知道为什么你输了吗?因为我昨天学会了一个战术,叫骷髅海,超牛X。”

直到我的朋友们发现人族牧师驱散的功效之前,骷髅海都是我的杀手锏

    当然,时不时翻车也是难免的事,所以我那时不敢自称师大附中三楼第一魔兽选手,只敢说是第一UD。因为彼时兽王Grubby刚刚WCG夺冠,月魔Moon正值巅峰,人皇Sky也初露锋芒,而不死族只有Sweet在苦苦支撑。可想而知,这种大形势下我身边的狐朋狗友鲜少有选择不死作为主种族的,所以我果断投入了竞争压力小的UD怀抱。

  你看,机智的我从小就懂得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这个真理。

  虽然多年后的现在我已经甚少再次点开那个白发衰男图标,也很难在联系到当年对着敲过GG、GL的同学,但时至今日,不管我换了多少台电脑,《魔兽争霸3》依然静静躺在硬盘的某个角落里。

   

虽然已经不再玩War3,但直到大学,WCG都是我每年必看的电竞赛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虎牙天哥
虎牙天哥

蓝颜联盟二手硬件交流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