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颜联盟】 游戏玩家创业交流网

搜索

大学生奋斗在工作室这条不归路上(外篇)蹲班房

2014-7-31 01:26| 发布者: 蓝颜| 查看: 3827| 评论: 0

摘要: 捞偏门的事儿本来到这里就结束了,回酒店,拿出笔记本上QQ,梦幻君也是闲的蛋疼,在大学班里的QQ群里说了一句,现在哪个同学在东莞,一起出来吃个饭。没想到他是随口一说,还真有人私聊他,我们大学的一个女同学,擦 ...

捞偏门的事儿本来到这里就结束了,回酒店,拿出笔记本上QQ,梦幻君也是闲的蛋疼,在大学班里的QQ群里说了一句,现在哪个同学在东莞,一起出来吃个饭。没想到他是随口一说,还真有人私聊他,我们大学的一个女同学,擦。既然主动说了,就不得不见,于是约在某餐厅见面。

其实哥是不想出去见人的,首先不好交代来东莞的理由,其次那个女同学长的很一般,实在是没有见面的欲望。怎奈梦幻君已经联系好了,不得不去。见面后,互相盘问,我和梦幻君说还在打游戏没有工作,对方自己介绍说是在东莞本地的一家会计事务所里面谋职,试探的问了下对方月薪,对方说情况好的时候上万,平时四五千。然后说有个路子现在容易赚钱,他们事务所也在做,而且是正规的事情,看我们没事做,问我们有兴趣没。

我和梦幻君说,唉,不习惯朝九晚五,上班这种事还是不要找我们了。可对方说不是上班,就是个生意,给你们说来听听,看你们有兴趣没。后来她吐沫横飞地说了半小时,我大概明白是什么东西了。就是东莞的电子厂家具厂特别多,但是每年都特别缺普工,经常闹用工荒,如果能介绍人来工作,可以抽提成,一个人一般可以抽500-1000的提成。说好听点劳务中介,说不好听就是职业介绍贩子。

我其实兴趣并不大,因为我来自北方的某座城市,我们这的人都保守,很少出去打工的,农村可能打工的人比较多,也都会去北京之类的北方城市,而别的地方我也没人脉,招工这种事也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但是梦幻君很感兴趣,因为他家最初就是农村的,通过奋斗才有的今天的家业,现在还有几个亲戚在枝江的农村里,而且他们那边打工的比较多,都去深圳之类的地方,介绍工作这种事应该不难办。于是梦幻君和这个女同学详谈了很久,回酒店的时候告诉我,想做这买卖。

每次哥做什么决定,梦幻君都很挺我,这次换做他想做一件事,我当然无条件挺他。于是快马加鞭回武汉,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去了宜昌。到了宜昌他开始联系他农村的亲戚,开始想的很简单,直接让他们亲戚给介绍过来,介绍一个给100好处费,如果这个工人干满三个月再给中间人100好处费。然后别的不需要他们管,我们带人体检,带人去东莞什么的。

这个设想很好,如果做成了,我们等于什么都不做,利润有五六百一个人。不过很快发现行不通,只是打打电话什么的,确实没几个亲戚愿意为你去跑,100块钱的吸引力不是很大,而且我们也是到了当地才知道,现在很多人都在做这个职业介绍,往富士康这样的大企业招工,市场已经存在竞争,不是那么好做,于是我们打算亲自到基层去招人。

紧接着去了梦幻君的老家,枝江市X镇,到了镇上先找了个酒店,包了一间商务住宿两用房,有大办公桌那种,一个月才两千块,真便宜,然后去镇上找个打字复印的,做了几百份传单,什么大型企业招人,月薪高于富士康,宿舍多牛b,有夫妻房全天候热水宽带什么的……反正也是夸大宣传,争取眼球嘛。底下留下我们的电话和酒店地址。第二天出去雇了个小摩的,拉着我们到下面的村里去发传单。

准备了两条黄鹤楼,每到一个村,都先去村委会,就说是市里来招工的,给村委会的领导扔两盒烟,就说借他们的广播用一下,然后在广播里就说是来招工的,家里有闲散人员的欢迎来咨询,然后如果有人来问了,就给对方点支烟,详细聊聊,这样其实效果还不错。不过在几个村里也碰壁了,有的是村委会不让用广播,有的是广播喊了半天也没人来问。不过感觉宣传总体是有点效果的,好多人都记了我们的电话说回去和家里商量。

本来挺好的事情,谁也没想到后来会发展成一场祸事。第三天去A村做宣传的时候,开始一切都正常,喊了话,也发了传单,留了电话,给几个来咨询的人都发了烟,感觉有成功的可能。结果后来来了俩长的挺壮的男的,问这问那,口气不太对,有点找茬的感觉,不过哥还是应付了,后来才知道这俩是同行派来的,当时也没多想。等到坐着摩的出村的时候,没走多远,被一辆面包车拦住了,下来俩人,就是刚才那俩。摩的司机吓坏了,以为对方要灭口,一直求饶,我和梦幻君递了个眼神,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开始以为是劫道的,也没多想。

哥先下车,过去说,兄弟,啥意思啊,有啥困难啊,我看我能帮上不,对方一个人说,没啥困难,看你们就不爽,想打人。我说兄弟别这样,和气生财,大家都是求财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开个数,我看我要有,我帮你凑凑。对方说,不要钱,也不打人,你以后别在出现在这就行,你影响我们老板生意了。梦幻君在后面火了,梦幻君说,你们老板谁啊,去打听打听我爸是谁,我爸混码头的时候你们俩芍比还吃屎呢。

结果不可避免的,打起来了,对方挺壮的,一上来我和梦幻君就吃亏了,我一看这不是事,拖下去肯定是挨打的,而且我们没救兵,你知道人家有没有后援啊,万一人多了,一哄而上,打完了人家跑了,你都找不到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挨了对方几脚以后,捡起一块石头,照着对方一个人头上猛地一下,血当时就出来了,对方估计也不是真的混社会的,就算是出来蒙人的那种,一见血对方也怕了,赶紧要去医院,另一个人开车就送那个去医院了,这结果我们也没想到,不过也好,算是解决了。我们叫上摩的司机,让他快往镇上开,我们怕有人来寻仇啊。

到了镇上回酒店,我有点心虚了,我和梦幻君说,咱地址也留着,电话人家也有,我估计很快来寻仇了,咱们咋办。。梦幻君打电话给他当地的亲戚联系了一下,有几个也是混社会闯码头的,有人说你们住的酒店是镇上某黑社会大佬开的,没人敢去闹事,你们轻易别出酒店就行。我们去前台和负责人说了,我们说今天在外面被人劫了,打了对方一个人,怕对方来寻仇。前台的负责人说,放心吧,只要在酒店里,保你没事。

妈蛋,黑社会老子是防住了,没防住的是二狗子。

晚上吃完饭回到酒店,大概七点半左右,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敬茶叔叔。敬茶叔叔说,上午谁犯事了,自己出来,别逼我们都带走啊。。结果我被带走了。带走之前,梦幻君说,别怕,我捞你。

说是不怕,真的到了那地方还是怕了。妈蛋对方明显是买通了,就打算把我们彻底清扫出枝江。到了镇上派出所,我直接被关了。我也算是长知识了,第一回进班房。屋子分里外两间,外面这间是几个屏幕,监控着里面的情况,打开门,里面那间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敬茶叔叔的座椅,审讯用的,另一部分就是一个大笼子,关犯人用的。我自然被锁进笼子了。

关进去之后,大概有两个小时,没有任何人进来,妈的那个笼子不大,和我身高差不多吧,175左右,最关键的是没椅子,要坐只能坐地上,那地感觉和下面有个冰箱一样,特别凉,稍微一坐感觉自己浑身都冻透了,不坐又特别累,我就坐一会,蹲一会,站起来活动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哥终于耐不住寂寞了,喊了几声,有人吗!!来人啊!!冻死了啊!

终于铁门打开了,进来一个年轻的警官,哥后来才知道,这群人就是轮番出来演戏,逼你最后精神崩溃,崩溃了他们就有钱赚了,还好哥当时心态不是特别乱,没有出什么大的漏洞给他们。年轻的警官进来,说别嚷嚷了,大晚上的,再嚷嚷把你铐起来了啊,你现在算舒服的,知道不!我说,大哥,你看我太冷了,这样一晚上肯定感冒了,你们要审就赶紧审,要不就放了我。他说,放了你,你以为这是你们家开的,老实点吧,你的案子明天上班有人审,你就老实在这吧,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刚进班房那两小时更多的是愤怒,基本也没有害怕,因为总觉得打架不是什么大事,流血也就算个轻伤,哥一直学文的,法律也学了不少,打架这点小事破头皮这点轻伤很难做成故意伤害罪,也就算个民事纠纷,哥想了想,这事几千块钱可以摆平吧,忍了算了。不过这铁屋子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太阴冷潮湿了,妈蛋我穿的又少,免不了要得病了。

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进来一个面相特别凶的敬茶叔叔,一张嘴说话的口气就非常蛮横,进来就是几句方言,我也没听懂,大概意思是骂我,一个外地人,到人家本地,还打架,弄得他们晚上都休息不好,还要出来抓我,还要看着我……骂了几句他不骂了,过来跟我说,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坐飞机来,你烦大事了,估计要坐牢了……然后没等我多问,砰的一声关上门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有点害怕了,仔细想想,妈的打的那个人说实话虽然不重,但是去医疗鉴定一下说不定能弄个故意伤害,然后人家又是本地的,各种渠道打通了,判我个一年半载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擦,完蛋了。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真是小阴沟里翻船啊。

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进来一个年轻的敬茶,和我岁数相仿,这个和前面的那个形成鲜明对比,这个脸上带着笑。其实后来我回武汉的时候我想明白了,他们就是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容易攻破你的心理防线。这个带着笑脸的哥们进来就和我套近乎,问我哪个学校毕业的,然后说他妹妹也在那个学校读书,然后掏出烟给我一支,我说我不会抽,他说抽一支吧,要不太阴冷了,于是给我点上了。然后他说,唉,你太冲动了,现在对方家里告地紧,而且听说人家在上面有人,这次怕是要搞死你了,听我的,你要是有钱就出点钱,钱能摆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呵呵,你懂吧。

各位注意这个年轻警察的这套话,以后你们要是万一也有纠纷闹到局里了,听到这种话可以无视了,这说白了就是要你心里崩溃,抓住你一个外地人怕惹事的心理,你如果顺着对方的套路走下去,到时候肯定是给别人好几万了事,抓的就是你破财免灾的心理。

哥当时说实话也有点懵了,他们轮番这样软硬兼施,我对外面的情况也不了解,我也不知道梦幻君到底有没有实力捞我出去,我就想,如果让千里之外的父母再跑一趟,那真的不值了,想想自己还有点积蓄,如果真的破财免灾,也就算了,我也认栽了。当时的真实想法是这样,就想息事宁人,怕自己家里知道,也怕事情闹大真的走司法程序,万一进去了那就真的不好捞了,现在毕竟还没进去,一切还有余地。

年轻的敬茶走了之后,哥一个人想了好久,确实没经历过这种事,也许各位听我说的时候都觉得没事,那是因为我给你分析了利害关系,你觉得这是骗局,当你亲身处于这个局中的时候,你是没有什么辨别能力的,身在异乡,犯了事,心里肯定撑不住。哥当时确实有点撑不住了,赶上那个时间,差不多也有凌晨一两点了,没有时钟,我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平时生物钟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活动,那天更睡不着,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想了很多。

想想自己这些年,赚了多少钱,差不多也赌去了一半,每次回家给家里也没带什么,父母操心的工作、婚姻这两个大问题一直没解决,父母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安全,这次连安全也成问题了,万一真的有点什么事情,真是不知道怎么和家里交待,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

这里顺便说说我的父母,我父母其实和我完全是两种人,我父母都是体制内的人,在北方某小城市,父亲在一个中型国企做到了分厂的高层,家里没啥关系,基本都是靠自己的奋斗,母亲在事业单位算技术骨干,两人一辈子勤勤恳恳,但是到头来由于没背景,虽然表面光鲜,但其实毫无实惠,每月按时拿俸禄,朝九晚五基本也算醉生梦死,二十岁的时候就看到了五十岁的生活。

哥从小家教甚严,本来是照着清华北大的方向培养的,不过到了高中自己想法就比较多了,主要是看着同学的父母不是搞矿的就是搞地产的,再看自己父母一辈子的保守作风,实在难以忍受继续走上所谓“正路”。于是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想着做生意什么的。也就走上了前文中的那条道路。到如今坎坎坷坷,存款略有,比一般上班族要强些,但也没什么大出息,但愿而立之年以前有所作为吧,也算对父母的慰藉。

在牢房的那一夜,对自己走的路有了十分大的质疑,我这样对吗,漂泊在外,一事无成,自己是不是该回去考个公务员呢,或者拾起来课本,去考个研或者留个学什么的,或者老老实实回家按父母的安排找个工作找个对象了解此生,当初要是走这条路,今天也不必如此纠结了是吗……想着想着,不禁还掉了几滴眼泪,唉……

擦干眼泪,喊外面,说自己要尿,等等进来个敬茶,给了一个夜壶,说尿吧,尿完了放旁边。我说,大哥,刚才那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景观呢,我找他有点事,麻烦您了。他说,啥事啊,明天早晨说吧,人家早睡了。我说麻烦您了大哥,帮忙叫一下吧,谢谢了,帮个忙,您看我出门在外不容易。那人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关了门走了。

过了一会,那个年轻的敬茶果然来了,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是sb,这么容易上道,入了人家的圈套。那敬茶进来问我啥事,我说给我支烟吧。他说,就这事啊,跟别人要啊,还叫我起床干啥啊,逗我玩呢?我说不敢不敢,我就是和你商量点事,咱俩岁数差不多,我叫你一声哥,你帮我个忙吧,帮我问问对方家里能私了不,要是能私了,我愿意花钱,他要是起诉我,也没啥好处不是,不如那点钱,他好我也好。

敬茶叔叔开始装逼了,跟我说,哎呀,不太好办,对方家里好像不缺钱,人家就是为了出一口气,不过吧,钱要是多点,你态度好点,我估计还是有余地的。我说谢谢哥了,这事不管办成办不成,你都是我恩人,我出去好好报答你……

敬茶说,唉,好吧,其实我们也希望你们能达成协议私了,我们程序上也省事,要不还得录口供啊还得审啊,特麻烦,对你们也不好,留了案底以后你们出去也麻烦,唉,咱俩认识也算缘分,我帮你跑动跑动吧,你现在先别和别的人说,帮我争取点时间。

我擦他妹的,现在想起来他的嘴脸真是恶心啊,当时哥就信了。你说哥傻逼不。哥确实傻逼.....

后来事情的发展简直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妈的老子的救兵终于来了.......

我坐在地上,终于还是有点困了,上下眼皮打架,不过地上是在太阴冷,哥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突然门开了,一个敬茶进来,打开笼子的门,推了我一把,说,可以走了。我揉揉眼。意识都比较模糊,好像做梦的感觉。踉踉跄跄往出走,出门瞄了一眼墙上的表,那时候是凌晨四点。到了走廊里哥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梦幻君来了。

梦幻君见了我,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跟我说,苦了你啊兄弟,我说没事。其实我那时候是晕的,什么感觉都没有,感觉一切都不现实,昏昏沉沉的,脑子感觉朦朦胧胧的,走路好像踩在棉花上。梦幻君的后面跟着他的母亲,他母亲长的像那个总演刁妇的演员王琳。我叫了声阿姨,当时脑子里也是混沌的,也没跟人家说谢谢。他母亲爆发了。哥真的没想到。他母亲就在警局的走廊里大喊大叫,全是经典汉骂,大概是意思就是说,你们的领导老娘小时候就认识了,妈的不干人事的东西,也不打听打听,我的人你也敢动,妈的你看把孩子折腾成什么了,老娘明天来要医药费…………

他母亲在警局里闹了有五分钟,直到把所有值班的睡觉的以及没睡觉的民警都吵醒,而且全部跑来劝她,我也劝她,说阿姨,走吧,别闹了,我没事……最后他妈终于骂累了,开车带着我俩走了。路上梦幻君给我讲了经过,我这边刚被抓走,梦幻君就给他家里打电话,他父亲不在宜昌,在外面跟船跑长江货运。他母亲电话打不通,梦幻君急了,就怕我在里面出什么事,梦幻君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就从枝江跑到宜昌了。

到了宜昌,梦幻君给几个亲戚和邻居打电话,大概知道自己母亲在打麻将,可能在几个地点,然后就去这几个地点挨着找,终于找到了。。而且我真的是运气好啊,梦幻君和母亲说了我的事情,恰好他母亲打麻将的这桌上面,有个官太太,这官太太的老公是个检察长。公检法是一家,而且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检察长,我擦,老牛b了。一个电话,事情就解决了。而且人家天天干这个,随便一听经过,就知道这是对方找了人了存心要害我,根本不存在什么刑事案件什么的,所以一个电话就放人了。梦幻君他母亲亲自开着车带着他连夜跑回枝江,把哥救了。

相关阅读:

大学生奋斗在工作室这条不归路上(上)初偿创业艰辛

大学生奋斗在工作室这条不归路上(中)进军灰色产业

大学生奋斗在工作室这条不归路上(下)务必远离赌博


来源: NBE游戏工作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虎牙天哥
虎牙天哥

蓝颜联盟二手硬件交流社区
返回顶部